存 在

世间万物一直在用神奇解读各自生命存在的方式:清晨,鸟儿用清丽的歌喉,解读早晨的喜悦;午后,蝉儿用通透的翅膀,解读夏日的火热;晚间,蛙儿用粗犷的吹奏,解读夜色的温柔。


活着,是生命存在的核心;存在,是生命的重要外显形式。


此刻,玄武湖畔行走归来的我,静静地坐于电脑前,为自己准备好一杯热腾腾的浓浓甜咖啡,这是每晚必备的奖品,然后,开始浪漫休憩之旅:边看电子书,边听音乐。


平时喜欢听轻音乐,今晚,换个风格,听流行音乐,不会唱,欣赏,也是很美的事情。慢慢欣赏,不喜欢记歌词,只喜欢感受激发生命活力的节奏,那些律动的美,似乎在传递着生命的活力。今晚,听完汪峰唱的《存在》后,情不自禁地重复欣赏了好几遍,这是一首充满正能量的歌曲,歌词如字字珠玑,叩问着我的心扉: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我该如何存在


 一遍遍听,泪眼婆娑,是什么触动了心底的弦?是在概叹命运的无常,还是在感念上苍的眷顾?


活着,多么神圣严肃的字眼!


以前,我从未关注过它有多重要,即使在前几年的两次手术后,它依然被我忽视着,我骄傲地把它搁置一旁,因为我活着,而且还能好好地活着。于是,随意地工作和生活,养成了深夜写文字的坏习惯,有时,还会写到凌晨三四点,当别人善意劝告时,我始终不以为然,觉得自己还年轻,虽不比古人张岱那般痴狂凌晨赏雪,但能随性而为,也未尝不是一种浪漫。


直到半年前,一个阴差阳错,导致了害怕进医院的我,最终选择了勇敢面对。以为是一个小小的病痛,结果却不是。手术前,坚决不肯签署输血协议,觉得这离我太遥远,但这一切却靠我这么近,手术结果是不停输血,一袋不够,两袋,三袋……以为一个小时的小手术,却进行了六个小时……手术后醒来,麻醉药性持续发酵,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听到了好多人在我旁边说话的声音,但说什么,一点不记得,主治医生也来了,她说的每一句我都清醒记住了,难道这是生命存在的本能反应?为了医生所言的“恶性肿瘤,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我整整三天,一言不发,内心矛盾,一会想着,如果不幸被言中,我这一辈子该如何是好;但一会又想到上苍不会对我如此残忍。第四天一早,医生进病房,面露喜色,告诉我警报解除,一切将会安好,那一刻,我哭了,才真正感受到了“活着”二字的沉重,最终,我还是成了幸运儿,听从医生的嘱咐,定期复检,注重锻炼,增强体质。


其实,想锻炼,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梦想。但生性安静,一坐下来,就难以再去锻炼,跑步机买来,不是用坏的,而是不用才坏的,我不能再满足于在室内锻炼,得走出去,对,必须走出去锻炼。一位好友建议我去和她一起跳舞,坚持了几天后,觉得那样的舞不适合我,决定去玄武湖边锻炼。


如今,已连续坚持了快一周。不经意间,已深深喜欢上了湖畔一抹抹残阳下的荷池,不外外界的炎热所动,悠然地沉静,坚定不移地陪伴每一个路人。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我想,我应该能明白生命为何了吧,生命,应该像那沉静的荷花,在烈日下绽放自我,不卑不亢;生命,应该像那可人的鸟儿,在黎明前尽情歌唱,坚持不懈;生命,应该像那可爱的蝉儿,在短暂的生命历程中,展示活力;生命,应该像那低调的蛙儿,在夜色中温柔吟唱,不悲不喜……


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脚步丈量人生的长度,解读不同的命运存在。      其实,所的生命,都在精心解读四季的轮回,从不厌倦,从没间断。


我,正努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因为活着,所以存在!因为存在,所以灿烂!


让生命成为一种有价值的存在,这或许是生命的本真吧!







发表评论